蚌埠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李佥事恶报自有度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蚌埠信息港

导读

终日昏昏无所度,三千黄金等闲失。  若平东西南北恨,西子复生为谁痴?  话说兲朝穆宗阳澄年间,石家庄辛集一个游手好闲之徒,姓陈名光,终日无所

终日昏昏无所度,三千黄金等闲失。  若平东西南北恨,西子复生为谁痴?  话说兲朝穆宗阳澄年间,石家庄辛集一个游手好闲之徒,姓陈名光,终日无所事事,只和些无赖之徒为伍。因父母早年过世,家中叔伯无人理他,也落得清闲。陈光五岁时,路遇一道士,称其面有异象,不是常人。恒问之,只笑言:“天机不可泄露。”旋即离去。自此陈光自命不凡,不肯读书又不肯学手艺,整日厮混,饶是家中殷实,不过几年也给他败个一干二净。乡中也有好心人见他本性不坏,原本要给他说个媳妇,好为他收拾家业,不致一败再败。只是陈光名声太差,任人家中好女儿,谁肯嫁与无赖子?唯有乡老陈广乾,见其忠厚,便托媒婆将女儿说给他,只因女儿年幼求学于外,婚事便耽搁些日子,陈父与其约于学成之日,便是好事之时。  话分两头,却说布政司佥事李刚之子李一帆自幼娇宠,长大之后更是目中无人,除了老爹更是任谁劝不动他。看官,自古慈父多败儿,这李一帆仗着其父权势,横行乡里,当地百姓惧怕他三分。时候久了,这李公子更是无法无天,凡是看上妇女,不论出身,都要戏耍一翻。近日与河大一女学徒如胶似漆,更是一日不能相离。前些日子,李公子多饮几盅,淫心大起,苦于欲火焚身,却不得相思之人,乃寻一车径往河大。却说李公子是多情之人,怎能耽于一黄毛丫头?看官,你想那女学徒妩媚多情,床第之间不知多少手段,直迷得李公子欲罢不能。正是:  年少只念云雨情,老来相对不相识。    路上李公子酒劲往上涌来,忒是难受。想那女学徒风情万种,曼妙迷人,愈加想环住伊人,温存一翻。直至楼下,端的只见一女子迎面而来,笑靥如花。那女子生得眉清目秀,风韵婉转,面如涂粉嫩似水,口若丹朱艳同赤,柔骨如削,玉肌似雪,直看得李公子垂涎欲滴,恨不能立时缠绵,便是万人唾,千人骂也无憾。那女子上得车来,李公子赶忙扑上去,道:“娘子想煞我啦!”那女子假意推他,娇嗔道:“那贼汉,愣是着急,老娘等会有你好受!”李公子得闻此言,更是兴起,色向胆边生,也不顾路人来往,便去扯那女子衣裳。那女子一惊,连忙躲开:“死鬼,你不要脸老娘还要脸面,赶紧开车,老娘随你便是。”李公子大喜,立时点火,飞驰而去,口中却不愿讨饶:“看你那骚劲,只怕几日不收拾你,早已难耐,还装黄花闺女?小爷让你欲仙欲死,也不枉为你亲爹!”那女子心里一荡,冷笑道:“银样蜡枪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哎哟,不好!”  看官你道如何?原来李公子和那女子只顾调情,不想撞上两个女子,一个更是抛起落在窗前,眼看已难生还。李公子心中焦躁,怒道:“败我兴致。”眼见无人责难,便大腿一伸,飞快逃去。正是:  自古好淫多作恶,而今不淫不为人。  学园里见撞死了人却只管离去,学子们义愤填膺,或三五个,或六七个,四处堵李公子,怎奈李公子不畏众愤,东突西串,眼见便要逃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保全关上大门,李公子便是插翅也难飞了。李公子停下车,怒火攻心,只朝着保全吼道:“我爹是李刚。”保全不知李刚其人,将其扣下,直送衙门。  看官,你道李公子撞死的是何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光未婚妻子陈老之女,闺名晓凤者。翌日,晓凤死讯传到乡里,乡亲哀者有之,伤者有之,痛苦者有之,奔走相告非要李公子偿命不可。那陈光是清醒之人,对陈老道:“翁父,我看那李公子并非善类,其既是佥事,官官相护,恐不得公道。”陈老怒道:“便是如此,我翁婿两人,私报此仇,以解丧女之恨。”陈光摇头,叹道:“当今之世,惟权与金,既有了权,金自也不少,这事恐怕不能善罢。”陈母烧香拜佛,只为求得平安,不想突失爱女,更是终日以泪洗面,不知饱暖。一日陈光陪丈母上香,一路凄凄惨惨,陈光并不信鬼力乱神,他想若真是如此,晓凤亦不致殒命。正是:  世人哪知仙人骨,观音轻抚济公装。笑看衡宇四百年,不知人间多沧桑。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此案一结,陈老无可奈何,陈光劝道:“翁老,想当今之世,赔您三五千金,已是客气,那李公子既然势大,诚不可与之争。”陈老抽泣良久,并不答话,可叹老年泪,伤煞慈父心。正当时,大舅陈林道:“父亲,世间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如今舆论向我,可借其势,为妹妹讨个公道,也为天下整肃人心!”陈老问其言,怒道:“儿啊,你便算是可怜老夫父老母,我已痛失爱女,倘若你再有闪失,我为人一世,还有甚趣味?”陈光见状,拉出大舅,道:“如今之事,李家全占上风,不能强敌。”陈林道:“不能强敌,便要退缩?”陈光轻声道:“若要讨得公道,势必鱼死网破,即便破釜沉舟,亦不能如何。常言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想其父子作恶多端,必有遭业报之时,且不需假你我之手,自有公论。”陈林叹道:“那要何年何月,尚不知你我还在人世否?”陈光不答。  又过数月,陈光家中财物耗尽,只好告别丈人,外出谋生。蹉跎岁月,陈光依旧勉强为生,不得清闲。他也不以为意,人生在世,惟求无愧于心,他一直以晓凤为妻,更不另娶,也落得轻松惬意。一日深夜,陈光梦中惊醒,突见一老者坐在屋中。只见仙风道骨,凌然不可侵犯。陈光作揖,问道:“老丈深夜造访,所谓何事?”老者捋捋胡须,也不答话,只道:“好!好!”陈光道:“何所谓好?”老者站起,说道:“道元真君,此时不醒,更待何时?”突然甩起拂尘,径往陈光天灵盖击下。  陈光脑中忽然开朗,顿时觉得身轻体健,凝视眼前老者,微微笑道:“元始天尊驾到,未成远迎,万望恕罪。”元始天尊笑道:“道兄不必客气,离祸乱之世不过两年,此时恢复你神力,正是当时。”  原来元始天尊算定劫难之日,魔界当全力攻入人界,神魔两界契约神界不得插手人魔之事,然后人界消亡,必危及神界。故而元始天尊遣神界勇武者道元真君入轮回,约定二十岁时除去结界,打开神力。  陈光在人间日久,已颇有世俗之气,只怪神界无情,任人间互食,使强者恒强,弱者恒弱,意颇不平。他素知神界只管收拾香火,未曾做得半点事迹。然人性疏懒,神灵多鄙之。陈光于人间之事也无甚趣味,唯有一事,他心中深以为憾。你道如何?原来晓凤也是陈林旧日相识,虽聚少离多,陈光亦知其性空灵,其志朗朗,其气高洁,其心皎然。  陈光心道:“晓凤一世为人,颇为不易,怎奈命运如此不堪。我生相孤苦,为人二十余载,却不得人间半点真情,唯独晓凤不弃,甚是爱怜。本欲与其相携一生,了然物外。然天命所归,晓凤之不幸,虽非我亲为,亦由我所起。当初我虽深以为恨,力所不逮,只好日夜唏嘘。今日得此神力,何不报此旧恨,以慰晓凤之灵?”  陈光告别元始天尊,径往保定而去。各位看官,可谓天道有常,物有盈亏。虽然陈光挟旧日神力,然欲尽其用,非一朝一夕可就。天神善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陈光尚不能为之,只得亲提三尺长剑,将其斩为两段。方见李佥事及其子李一帆,陈光忽而念道:“李氏父子多行不义,我何不枭其首级悬于府衙之外,也可震慑人心,为末世之一救?”乃掷出长剑,口中默念:“着!”  星夜昏暗,月随人眠。俄而一道青光从天而降,陈光不及多想,叹道:“事不谐矣!”未久,一美妇立于他面前,手提着他的长剑,深深道个万福,道:“真人借一步说话。”陈光道:“仙姑何必如此?量此一二人身亡,何碍于大局?”  那妇人道:“真人,自你封印甫解,便知其事,晓凤之死,乃天意,何豫人事?”陈光道:“仙姑,个中细则,我亦了然,然晓凤恋于我,非其之罪,待我恢复旧日记忆之后,必离其而去,何苦要她性命,又假于恶人之手?”  列位看官,那妇人便是九天玄女,当初是她恐陈光晓凤之恋有碍大势,便力主收晓凤为宫女,以绝后患。玄女亦知神界规矩,陈光因私废公,必有重则,便劝解道:“真人,其父子二人死后必有业报,何必急于一时?”陈光抬首望天,道:“罢也,人生不过虚妄空念,何必执着?我如仙姑之愿,然而我欲将业报之事,托梦告知其父子,以诫其勿再行恶。”玄女喜道:“只不可娶其性命,此外一如真人所愿。”  陈光一揖,道:“多谢。”虽有惩恶之心,却无刑罚之能。正是:  河北多义士,燕赵出雄汉。慷慨赴死易,从容逆天难。  却说李刚父子一夜噩梦,只见鬼卒带二人遍游阿鼻地狱,此间种种酷刑历历在目。李佥事先醒,依旧战战栗栗,汗出如浆。他定了定神,良久方道:“哎呀,我儿可好!”急入暖阁,只见公子双目紧闭,剑眉紧缩,面如土色,手足无措。李佥事大惊,急忙将公子拍醒,四目相对,神色茫然。  又过几许,李佥事与公子说起了夜梦之事,佥事道:“鬼力乱神,不可深信,亦不能不信,明日你我一同去五台山许愿,再请些和尚道士来做些法事,也可买个心安理得。”公子深然之。交谈许久,公子方言语如常,不见有异,李佥事才放了心。岁月蹉跎,不知不觉李家早已将此事忘却,依旧纸醉金迷,声色犬马,而不知身后是非。正是:  太平天下太平街,谁人驾车乱客庄?人鬼神魔皆不惧,只因你爸是李刚! 共 34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无法正常勃起是怎么回事
黑龙江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