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港

当前位置:

身家190亿的石油巨子薛光林破产博士学历纪录

2020/09/16 来源:蚌埠信息港

导读

身家190亿的石油巨子薛光林破产:博士学历 靠卖传呼机发家担保“埋雷”,石油大亨被撤消上市公司全部职务本报记者王金龙 北京报导继

身家190亿的石油巨子薛光林破产:博士学历 靠卖传呼机发家

担保“埋雷”,石油大亨被撤消上市公司全部职务

本报记者王金龙 北京报导

继宁夏首富孙珩超之后,又一名石油大亨堕入破产旋涡。

2019年4月16日晚,港股上市公司光汇石油(00933.HK)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创始人薛光林在4月11日因债务逾期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破产,依照公司的相关规定,薛光林在公司包括董事会主席等在内的全部职务均被撤销。

4月17日,光汇石油相干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关于薛光林破产一事,是由于其个人为我们工会下属的一个新加坡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该债务纠纷被法院判定为个人破产,目前,薛光林已打算对破产令提出上诉。”

至于对光汇石油的经营是否是造成影响? 该负责人认为,薛光林破产一事其实不触及光汇石油团体和一些子公司;薛光林已辞去光汇石油全部职务,这也是对公司投资人以及合伙人负责。

公然资料显示,光汇石油是国内最大的民营石油机构,主北京市房价结构是“两头小要从事上游油气田开发开采和生产、远洋油轮运输、石油仓储与码头,和石油国际贸易与海上供油等业务。而光汇石油的创始人正是薛光林。

债务逾期

香港高等法院认为,在目前状况下,无论是光汇石油全资子公司还是薛光林本人,都没法在规定时间内偿还逾期债务。

熟习光汇石油的人,一般都尊称薛光林为“薛博士”。这源于薛光林取得南京大学哲学博士的学历。

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国内经济的腾飞,我国石油开始从出口国转向进口国,而薛光林的生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当时,国内能够做石油贸易的人不多,薛光林的石油贸易做的可谓风生水起,业务触及中东、亚洲等区域。”1名熟习薛光林的石油贸易商向记者表示,从上下游到中间买卖,石油是一个很稳准的行业。

光汇石油犹如薛光林一样,低调、沉稳,不愿意张扬。所以石油圈外很少有人了解薛光林的过往。而随着光汇石油的不断发展,其锋芒在2014年显现。当年,光汇石油以10.75亿美元(约合83.46亿港元)收购美国Anadarko石油公司在中国渤海拥有的所有油田资产。次年,即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中,薛光林以190.5亿元的财富排名第51位。

使人意外的是四年以后,薛光林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破产。香港高等法院认为,在目前状态下,无论是光汇石油全资子公司Brightoil Petroleum(S'Pore)Pte.Ltd.(以下简称“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还是薛光林本人,都没法在规定时间内偿还逾期债务。

而事件的起因是,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曾向越南汽油总公司新加坡分公司(以下简称“越南汽油新加坡公司”)购买了3025.36万美元的油品货物,约定在2018年4月23日支付货款,但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并未定期支付,此后又屡次逾期。

“虽然说薛博士此次破产是其因个人担保而至,但是能够尽快与上市公司职务‘切割’,也说明了他是一位具有担当的企业家。”上述石油贸易商向记者如是表示。

不过,对香港高等法院裁定薛光林破产一事,据光汇石油方面表示,薛光林已做了上诉准备。

职位撤销

薛光林亦已不再担任公司行政总裁、公司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及执行委员会成员及团体附属公司的董事职位。

薛光林被香港高等法院判令破产以后,光汇石油公告称,依照公司细则第89(4)条规定,倘若董事破产或获颁布接收令,则董事职务将须予离任。薛光林作为董事会主席兼公司履行董事的职位已相应撤消。薛光林亦已不再担负公司行政总裁、公司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及执行委员会成员及团体附属公司的董事职位。

“目前,有很多媒体将薛博士个人破产同等于光汇石油的破产,其实这类理解是不对的。”上述光汇石油方面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运营正常。

对薛光林离职公司董事会主席一事,该负责人认为,该行动是薛博士对公司负责任,也是对投资者和合伙人负责的一个举动。

不过,有熟习光汇石油的人士向记者表示,薛光林此次之所以破产是其个人为光汇石油旗下子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由于债务纠纷连累到薛光林,从而使得法院判定薛光林个人破产。

“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事实上为光汇石油间接控制的一家全资子公司,只不过,其担保人是薛光林罢了。”上述人士向记者表示,之所以目前没有连累到光汇石油,可能是基于香港相干法律的规定。

依照香港高等法院的判令,在目前状态下,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及薛光林本人,都没法在规定时间内偿还逾期债务。这说明薛光林个人现在的资金链较为紧张。

即便是薛光林辞去光汇石油一切职务,但是其依然是光汇石油的实际控制人。公开资料显示,光汇石油目前市值为150亿港元,薛光林具有权益股分约74亿股;不过,自2017年10月3日开始,股票就停止交易至今。

资金链吃紧

2018年下半年开始,光汇石油接连遭到债权人追讨。

事实上,不但薛光林的资金链吃紧,光汇石油的财务问题也早已暴露。2018年下半年开始,光汇石油接连遭到债权人追讨。其中,在2018年11月,因未偿债务到期,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加油船船队被扣押。

除此之外,光汇石油亦有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以下简称“微众银行”)部份股权被强制拍卖、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光汇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触及一笔高达40.82亿元的债务诉讼纠纷等。

对此,光汇石油方面曾向本报记者回应称,微众银行股权拍卖一事已被暂缓,光汇石油已经与平安银行方面达成和解。

根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实行裁定书》(2018)沪01执1089号之一显示:平安银行上海自贸辨别行曾与光汇石油、薛光林、光汇石油化工股份产生金融借款合同案,由于后三位被执行人未实行生效法律文书肯定的义务,故平安银行向上海高院申请实行。法院责令三位被执行人向平安银行支付人民币约3.4亿元和实际清偿贷款之日止的利息、罚息、复利和延迟实行期间的加倍债务利息,但三位被执行人至今未能实行。所以,上海高院查封了被执行人持有的微众银行全部股份,并依法强制执行。

那么,时至今日,光汇石油方面是否是已全额归还平安银行的相干款项。对此,4月19日,平安银行上海自贸辨别行一位受访工作人员表示,“关于此事,只知道此前和解过,具体还款多少,不清楚。”

至于全资子公司深圳光汇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讼纠纷1案,光汇石油方面表示,也已得到妥善处置。

据光汇石油方面提供的消息,在2019年年初,光汇石油针对债务重组问题专门成立了一个团队,并且在2019年1月18日,发布了一则《有关财务状况的更新及潜伏债务重组方案的公告》。

根据上述公告显示,经光汇石油初步评估,相干债权总额最高约为2.5亿美元。光汇石油认为,公司有足够现金流量保持其正常营运,同时需要从潜伏债务重组方案收取新资金或以其他方式满足所有债权人索偿。

另外,光汇石油称,已在推敲的计划包括延长现有信贷融资,由若干关键融资人收购现有贷款及/或出售光聚集团部分资产筹集资金以偿还部份债务和提升本团体资金的流动性。

“目前公司正在积极推动公司债务重组。”上述光汇石油负责人表示,此次薛博士的任免不对公司债务重组造成影响,至于债务重组进展将会及时对外公告。

此外,该负责人亦称,公司目前各项经营活动正常,此前与中海油签订的7亿美元融资和垫资项目也进展顺利。不过,在该项目中,光汇石油及大股东个人将提供相应的履约担保,这其中亦包括薛光林的履约担保。

在光汇石油面对债务考验的时候,其经营事迹也不乐观。据光汇石油发布的业绩预告,预期该公司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6个月业绩亏损4.52亿港元。

来源:中国经营报

提到石油,大家首先想到的应当就是长时间把控中国市场的中石油和中石化。但是实际上,国内还有一家民营石油叫光汇石油。它一直不被大家所熟知,但却是地地道道的国内民营石油巨头。它背后的掌舵人也被称为石油巨子,他就是薛光林。

但是,就在2019年4月16日,本来坐拥190亿身家的民营石油首富薛光林“被”破产了。香港高等法院裁定薛光林破产。根据相关规定,薛光林在公司内的一切职务都会被撤销,也就是说,他不但丢掉了一切职务,190亿的资产也很有可能会清零。曾的石油大亨为什么沦落至此?

倒卖传呼机起家,第一桶金赚几十万又转头做石油

石油巨子薛光林的起步是从90年代昌盛的传呼机开始的。1992年,身上只揣着2000块钱的薛光林一头扎进深圳创业了。这一年,他25岁,眼光不错的他开始做起了电子商贸生意。当时的他靠着在大街小巷倒卖传呼机就直接赚了几十万元。

1993年,正值中国的石油市场蓬勃发展之际,薛光林带着这几十万的启动资金迈向了石油领域。

甘心吃“两桶油”的边角料,薛光林成民营石油首富

90年代的时候,中国第一次从石油的出口国转为了石油的进口国,薛光林也因此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1995年,薛光林的光汇石油成功在香港上市了。

在1998年,中国的民营石油企业面临危机,其中一些企业选择关门自保。但是薛光林不甘心,从缝隙中一举找到了突破口。在当时的深圳,光汇石油是唯一一家存有油库仓储的公司。薛光林一直尽心尽力搞好和“两桶油”中石油及中石化的关系,顺利地成为了连接中外石油的中转库。

薛光林经常表示,我们的光汇石油和“两桶油”之间的关系是互补的,一些大的项目我们做不了,但是我们可以把边边角角的东西做好。就这样,薛光林靠着“吃”边角料也做成了民营石油首富。

公司被停牌,欠127亿未还,职务被撤,190亿资产清零

但是,由于没有按时发布2017年的年报,薛光林的光汇石油从2017年的10月就被停牌了。截止至2016年的年底,公司的总负债超过了218亿港元,折合成人民币在187亿元,其中公司的银行债务就到达了110亿元。

到了2018年年底,光汇石油攒了一大堆的未还债务。据累计,2019年,它的债务总额为19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为127亿元。薛光林必须离职,没有了一切职务,他的资产也将一夜归零。

不过,目前,薛光林正试图就这一问题提起上诉,毕竟一夜之间一无所有的滋味并不好受,薛光林这位石油巨子还能重整旗鼓再站起来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