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港

当前位置:

情绝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蚌埠信息港

导读

今年三月,我在郊区的一幢年代久远失修,墙壁班驳的老楼里租了一间小屋。住在对门的是一位长头发披肩的女子,眼睛大大的,个子满高的,但很少能碰到她

今年三月,我在郊区的一幢年代久远失修,墙壁班驳的老楼里租了一间小屋。住在对门的是一位长头发披肩的女子,眼睛大大的,个子满高的,但很少能碰到她,也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很神秘。    我次见到她是在一个周末午后,她正准备外出。她头发有些凌乱,遇上她的眼神,忽闪不定,怪异的。  我一直想找机会与她聊聊,但因为总是加班加点,回家太晚,早上又要一早起来,节假日也要工作,所以聊天的机会一直没有,好象我们彼此都如空气一样,存在着,又似乎不存在。    一天夜里我正躺在床上看《基督山伯爵》,突然有人敲门,我喊,谁啊?  低低的女声传来,是我,你对面的,你能帮我一下吗?我家的保险丝断了。  我有些慌忙的穿上外衣,打开门,女人站在我屋里漫出去的灯光中,穿着睡衣,头发乱乱的,丰满的身材在睡衣里格外撩人。    我从橱柜的抽屉里拿出手电桶,打开灯。  电闸装在她的洗手间里,费了不少劲才把保险丝接上,她屋里一下子亮堂堂时,我惊讶的发现屋子里贴满红色的剪纸,龙,狮子,猴等,象虚拟的动物园。  我不解的问,你特别喜欢剪纸吗,从哪里弄来的?  她怔了一下,说,红色剪纸可避邪。  她殷勤的给我倒茶,招呼我坐一会在走。我刚才爬上爬下也确实有点累了,说,那就喝一杯茶吧!    她叫娴,在一家单位做前台接待。  我说了许多关于我和前女友水儿的事,说到激动的时刻险些把桌上的杯子弄翻。  水儿的影子总会在我脑海中晃晃悠悠,心里有什么东西堵了,就希望把它弄开,或许说话是一种疏导的方法。  娴说起曾经的男朋友很愤怒,说那男人真不是东西,骗女人感情,玩弄女人感情,她说的咬牙切齿。  我觉得这夜太有意思,一个被女人伤了心的男人仰天长叹,一个被男人伤了心的女人怨声载道。  夜越来越深,女人的眼神突然勾魂摄魄的望着我,我突然觉得夜变的越来越凉,身体有些发抖,就起身告辞了。    我与娴住在了一起或许是命中注定的,彼此需要,融化寂寞。  她和我讲了许多关于她的事,有些很沉重,有些很有趣。我也给她讲了许多事,有的沉重,有的有趣。  可是我越来越不习惯她古怪的脾气,她总是到外面买回一叠叠红色的剪纸,把旧的剥下来,换上新的,她总说避邪。  她一直这样做,我就忍不住说了一句,邪不压正,只要人做好事,邪气就不来。  娴闷声不响,不停的贴贴剥剥。    我总感觉屋子里飘着某种不安的东西,不知道这种不安的感觉来自哪里,每当我站着看墙上的红纸,那种不安的感觉似乎从红纸里面渗出来,让我好几次起鸡皮疙瘩。    一个夜里,我和她云雨后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侧过头看她,她的目光里有一种凄厉,或许我感到的不安真正来自她忽闪着的凄厉的目光,这让我疑惑不已,一个女人的目光应该是温柔的,而她却不是,生活有时是目光的着色剂.    前天电视台播出寻人启事,某地,一户人家小孩被拐,奶奶气愤交加脑溢血死去,父母急的快疯了,电视台在屏幕上贴出了孩子的照片,呼吁好心人提供线索。  在吃晚饭时,我对娴说这年头坏人不少,要当心,一些恶人竟然拐卖孩子谋取不义之财,抓到后应该严惩不怠。  娴低着头吃饭,声音很响,很烦躁的样子。  她的情绪经常这样,烦躁不安。我怀疑她是否有心理问题。  这年头,心理有问题人不少,关键是赶紧找心理医生,解开心结,不然在压力下难以释放,会崩塌的。    找了个机会,我含蓄的说,心理咨询可以帮人解忧,我走不出水儿给我的阴影,你走不出你过去的伤痕,我们是否应该找专家聊聊。  我之所以说自己也要做心理咨询,是因为怕如果让她一个人去做咨询,会给她一种不好的暗示,两个人一起去做,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她有些歇嘶底里的对我喊,你怎么会有这个愚蠢的建议!  我说,去看心理医生是心理健康的一种表现,西方社会很盛行这个。  她头摇的象古浪屿。  我一见没什么办法,只好说,那我就一个人去咨询,我有病。    有时半夜,我会被娴弄醒,她似乎被恶梦纠缠住了,满嘴胡话,这经常让我无法再睡,影响第二天的工作。  我就对娴说,你晚上总是瞎折腾,让我失眠,白天所想,晚上所梦,所以你不应该想太多的事。  娴带着一丝血丝的眼睛瞪着对我说,我做梦又怎么了,很正常,你如果不想和我睡,你就睡沙发上,又不是逼着你和我睡在一起。    她话真绝,好象逐客令,看着她决然的样子,觉得有些滑稽。  与水儿在一起,得到的教训是,女人只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理解的。  和娴在一起,我觉得女人的变与奇怪是男人无法快速适应的。    睡在沙发上也好,柔软,无人打扰,但在风雨肆虐的夜,风把墙上松动的剪纸吹的哗哗响,我就会醒过来,睡不着了,那暗夜中的剪纸象一个个鬼魅,狰狞万分,好象一步步向我靠近,似乎在阎王地府的错觉,让我经常倒吸一口口冷气。    我建议娴把剪纸撕下来,贴几张美女的海报,或者海上日出的风景画,让屋子生动起来。  娴直摇头,语气坚决的说,我喜欢红色的剪纸,你不要管!我越来越无法理解她,她的这种爱好估计在这个世界上是的。    我只能将就她,迁就女人是我的优点也是的缺点。晚上每当风大一点,剪纸哗哗响,又传来娴在恶梦中胡言乱语,我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或许认识她就是一个错误,让我在这种鬼魅的环境中心惊肉跳,不知所措。    我下决心与她分开,受不了。  去菜场买了许多菜,都是她喜欢吃的,又买了好几瓶酒。的晚餐,然后各奔东西。在感情上的接连不顺,让我对自己命运唏嘘不已,我总是问自己,为什么老是碰到一些个性突出的女人,怪女人,或许在这样一个峥嵘的世界,人的心也峥嵘,行为无法小桥流水,柔情蜜意。  我用心的做好每一道菜,也许这是我对娴一次用心。    我们的酒喝的越来越多,“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有些醉了,但脑子非常清醒,娴的脸红扑扑的,我次感觉娴如此温柔,美丽,好几次我想说分手但欲言又止。  酒真是好东西,让人产生幻觉,把现实中尖锐的事物磨的非常平滑。  但话还要说,生活还要继续,实在不愿意在夜晚老是受到干扰,实在不愿意在她古怪的脾气下尴尬的生活,我还年轻,年轻属于阳光,追逐阳光;不属于黑夜,沉溺黑夜。    当我说出分手两字时,她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酒洒满一地,我看着她的眼泪象开闸的水涌出来,眼神绝望,情绪激动,身体颤抖,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我吓坏了,害怕她出事,靠近她,紧紧抱住她,满是歉意的说,我是说着玩的,酒后胡言,不要介意,不要介意!  她躺在我怀里,灯火把她眼泪照射的散发着亮亮的光,这光是多么美丽,仿佛穿越了时空,让我觉得这光一定是命运之神在向我暗示,让我拥抱她,不离弃她。  我是一个多么优柔寡断的人,无法狠下心来与她一刀两断,对于我,生活总是象一个迷宫,无法让我清醒。    她好象意识到自己的错,又让我和她睡在一起,但是晚上她的胡言乱语更加不着边际,但我也习惯了,也能睡着了。  不过她还是不同意把剪纸撕下来,总说避邪。每当说到避邪两字,她目光中的慌张与惊恐无法遮掩。  我和她就在这种并不十分正常轨道上行进了好几个月,不知道我们两列火车该通向何方。  在一个夜里,我问她,我们是不是该办个仪式,确定一下,不要这样没有名份的生活。她说,她没有准备,这样生活不是挺好。  我也随她,这样过着,确实挺好,红色的剪纸在风中嘶哑的唱歌,晚上听她在梦中高亢的信天游。习惯了。    一天夜里几个警察过来查身份证,我与娴正在吃饭。  当那个高大的警察立在门口时,屋里的灯光把警察高大的形象映射的格外突出,让人肃然起敬。  他以尊重的口气叫我们出示身份证。娴象弹簧一样站起,往里屋走去,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皮夹,把里面的身份证交给警察。  警察说,还有那个小姐的身份证也要拿出来登记!  我朝里面喊,娴,身份证拿过来!  娴在里面叫,我找不到了。  过了一会,娴从里面出来,竟然不小心撞了一下凳子,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声音有些抖的说,我不知道放在哪里了?或许已经丢了,怎么办呢?  警察有些警觉,问,你是哪里人?娴回答说,本地人。  警察说,你明天去附近派出所拍照,补一张临时身份证,然后来登记。娴连连点头说好。    警察走后,娴不停的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焦虑不安。  我安慰她说,不要紧的,补一张就好。  娴还是走到东走到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娴象一个委屈的孩子扑在我怀里,一边哭泣一边说,世界上有因果报应吗?  我动情的抱着她,不停的安慰她要想开点,补张身份证又不是麻烦事,别太认真了。  在夜里,她搂的我很紧,仿佛我是她的一张红色剪纸,如果一放松,我就会被狂风刮走一样。  当我象死猪一样睡去时,早晨又象猪崽一样醒来时,发现娴眼睛睁的很大,一脸疲倦,眼眶黑色,显然她一夜没合眼。哎,这个傻女人!    第二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推开门,屋里空空荡荡的,我的心也一下子空荡了。我喊了几声娴儿,一片死寂。  墙上一张红色剪纸被昨夜的狂风刮了下来,蜷缩在角落里,象一根祭祀先人的燃烧掉一半的红色蜡烛,更象一堆即将熄灭的火焰。  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否我与娴儿激情的火焰正被一种奇怪的力量压制着,闷着,不能尽情的燃烧。  我站在空空荡荡屋子里,光线暗的让我觉得的凄凉,我突然发现离开娴自己就会成为一座空城,空城里只有寂寞,绝望。      我郁闷的打开收录机,想听一会音乐调节一下情绪,竟然出现了她的录音,哽塞的语言:  --------  亲爱的,请你原谅我,我是个罪人,我欺骗了你。我不是本地人,我就是那个电视里播出的寻人启示中拐走那个孩子的骗子,我没有工作。  请原谅我,我是出处于愤怒中才这样做的,那个有妇之夫霸占了我,让我流产了三次,他口口声声说离了婚就娶我,全是花言巧语,只是想永远霸占我年轻美丽的酮体。  我太恨他了,报复了他一家人,把他的孩子拐走,放在我远房亲戚家里,我要惩罚他,让他象我一样受尽心灵的折磨。  但是,当那个警察出现时,我害怕了,我觉得再也无法伪装和隐瞒下去,我的心受不了,那个坏蛋已经受到了惩罚。  我在屋里贴红纸,是希望上苍能保佑我这个苦命的女子,你的到来让我感受到难得的温暖,真的谢谢你。  我去公安局自首了,也会把那个孩子现在的地址告诉警察,让孩子回到她母亲那里,我做的太过份了,真的太过份了!我去接受法律的惩罚,赎良心的罪。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找一个爱你与你爱的人白头谐老。祝福你!娴儿。  ---------    我象疯了一样跑下楼,我要与派出所交涉,娴儿无罪,娴儿无罪,有罪的是那个没有良心的花花公子。她是我的女人,她永远是我的女人。我爱她,爱她一辈子。娴儿太苦,她应该和我在一起,与我过上好一点日子,我要把自己一生爱都给娴儿,娴儿属于我,属于我。我一路狂奔,泪如雨下。 共 43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患了前列腺结石该怎么治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昆明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标签

上一页:夜雨红玫瑰

下一页:门6